改走经济适用路线

2020-01-13 10:31

“我进入食品行业工作已经有50年左右的时间了。今年这样的情况,还是第一次遇上。”冯富生分析,造成今年月饼前期销售不佳的原因有两方面。

黄牛叹息月饼券难收

记者采访时,店员们正急着采购一批大托盘。“中秋越近,生意越好。店里放月饼毛坯的托盘不够用了。所以要在高峰期来临前赶快储备。”袁益民笑着说,目前店内放置的铁锅已从上周的两口增至四口。到中秋节前,楼上厂房里还将增设两口锅。

消费者乐意埋单,企业只能提前加班加点。“这几天已经接到不少企业甚至个人的订单了。”蔡宏杰说,为了赶订单,这几天员工们忙到晚上12点才能完成烘、煎工序,第二天四五点完工。此时,再换批人马,完成最后的打包工序,以供客户一早来取货。

趋势

的确,在常温月饼受到市场冲击之时,鲜肉月饼却在市场中一枝独秀。长春食品商店经理袁益民介绍,卖了将近16年,鲜肉月饼早已是店内常年销售的重要商品。“除了7月因为天热停卖,一年四季,我们的锅子里都有新鲜月饼出炉。”他说,店内的鲜肉月饼都是手工制作,人手有限,因此供应量并不大。即便如此,长春食品商店里的食品多达5000多类,但仅鲜肉月饼这一种商品在去年就创下了200万元左右的销售额,“含金量”颇高。今年8月1日重启销售后,虽然依然遭遇高温考验,消费者仍纷至沓来。起初,每天可售出六七百只,这几天则已攀升至日均2000只。

一位黄牛告诉记者,就目前接到的中秋礼盒团购订单来看,今年各企、事业单位的订购热情明显不足往年。单从订购价位来看,去年选订六七百元价位礼盒的企业们,今年都纷纷“保守”起来。“70%左右的企业都选择了两三百元左右的礼盒来团购,一些要送给重要客户的礼盒,也一般选择不超过五六百元的。

高温让人没胃口

“高峰期还没到。现在说销售受到影响,有点为时过早。”元祖食品有关负责人强调说,要谈今年情况,还得“观望”一下。

首先给月饼销售下挑战书的,是百年一遇的高温天。“虽然今年7月18日开炉,但许多企业的实际生产日期却一拖再拖,就是因为太热了。”冯富生说,今年35℃高温日至8月15日已长达41天。在动辄40度的高温下,原本想尝鲜的顾客早就没了胃口,企业也要更注重食品安全。所以,有些企业生产了第一批月饼后,发现店内根本卖不动,后面几天就不再继续生产了。受此影响,上周三,第一食品商店一年一度的“月饼节”拉开帷幕。不过,比起往年长达40天的时间安排,今年已悄然缩短至30天。

为了主动出击,胡先生今年第一次开始主动给客户发送月饼“行情”。邮件中涵盖了沪上几乎所有主流月饼品牌的盒装产品及价位,他还不忘写上几句祝福的话语“套近乎”。而收到这份详细清单的,除了老主顾,还有过去不少只是询价而未曾下单的“潜在客户”。“这一个月里,我几乎每隔一周都要给他们发一份。都这么积极了,反馈还是不多。”他又叹了一口气,说道。

鲜肉月饼甚至还带动了其他月饼的销路。以王家沙为例,其现做现卖的净素月饼今年有望迎来20—30%的销售增长。

虽然不少生产企业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在“观望”市场的变化,一些市场动向却表明,这些“生产大户”已没有了往日的自信。

“八项规定”下挑战

其次,中央“八项规定”等一系列抑制“三公”经费的举措,也对销售造成了影响。冯富生介绍,在各类月饼销售中,企业团购历来可占40%的份额。往年,前期销售中这部分业务也通常“一下子就上去”了。而目前,许多往年有数千张订单的企业客户,都处于观望中。

这天中午,烈日炎炎。长春食品商店里的鲜肉月饼柜台前却排起了长队。“别急,马上就出锅!”一位师傅站在两口大铁锅前,一边安抚顾客,一边麻利地用手逐个翻着月饼。不一会儿,一锅60只鲜肉月饼出锅,几分钟时间就销售一空。“买的人太多,现在已经来不及做了。”师傅笑着说。

瑞莱新侨也将其团购启动日期推迟了近两周。一名工作人员坦言,去年这个时候,门店已接到好几笔企业的礼盒团购单子了,而今年的团购却还迟迟未开始。

记者从上海糖制食品协会了解到,今年上海月饼于7月18日开炉,销售期基本至9月19日结束,前后总共62天。这一时间安排与往年无异。不过,在开炉后的一个月里,行业前期销售大受影响。部分企业的销量出现了10—20%左右的下滑。协会副秘书长冯富生介绍,本来,前期产生的销售额占整个销售期的比重只在30%左右。今年,预计该数字将进一步下降。

鲜肉月饼一枝独秀

接受采访时,胡先生不断叹气。多年积累后,他的月饼“生意”已有一定规模,手中不乏一批企业团购客户。但从今年7月中旬起,他就“嗅”出了市场中的别样气味。“明明各品牌的月饼券都开始卖了,市场上流通的却很少,很难收。”

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月饼经销通常采取以销定量的做法。每年经销商在向厂商进货时,后者通常会设定一个买断时间。在此之前,经销商没卖出的货,可以退回给厂商;在此之后,则只能自己吃进。“这一买断时间实际是厂商降低库存和销售风险的重要手段。”他说,令人意外的是,今年,部分厂商的买断时间比往年提前了,“因为厂商对市场不够乐观,所以想尽快转嫁风险。”

即便是申城食品销售领域的老大——第一食品商店南京东路旗舰店,也感受到了市场带来的丝丝寒意。“今年挑战很严峻,形势不容乐观。”该店副总经理滕淑琼介绍,以往中秋节前一个月,店内的团购业务就热闹地“进入状态”了。但今年截至上周,来店里咨询的企业客户寥寥。另一方面,原本此时来选购散装月饼尝尝鲜的客户已络绎不绝,今年这部分客流也有所减少。

鲜肉月饼的热销,也让各点心店对今年中秋充满信心。王家沙点心店总经理蔡宏杰介绍,眼下,王家沙的鲜肉月饼每天可卖8000只左右。“之后,这一数字会进一步增大。”他说,去年高峰期,鲜肉月饼一天可卖六七万只。最多的一天甚至卖了十几万只。

据悉,与其他品牌不同,元祖只做盒装月饼,而无散装月饼。因此,企业团购无疑是其生产、销售的重要一环。上述负责人表示,业内渐渐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:今年月饼销售启动得较慢,高峰期也逐渐缩短了。“往年一般中秋节前一个月,基本就进入了销售高峰。今年则不一样,估计要延后到9月上旬。”他说。

高价礼盒份额缩水企业改道“经济适用”

提前半个月“出动”,期待着趁早撒网。这个夏季对黄牛胡先生和他的同伴而言,有些艰难。

鲜肉月饼一枝独秀、高价礼盒逐步被散装月饼取代、盒装月饼中200元以下定位成为主流……记者调查了市场上十余种热销月饼品牌后发现,在市场变化面前,今年沪上月饼逐渐褪去浓厚的礼品色彩,开始重回理性的亲民定位。企业也抓紧在高峰期来临前的最后时刻,改走“经济适用”路线,争取最后的机会。

而就在开炉前,不少厂商在制定销量计划时就已主动进行了“削减”。“在他们的预判中,今年形势能与去年持平就不错了。”业内人士透露。

月饼曾是各类季节性食品中最“牛气冲天”的一类。今年,为何月饼销售迟迟难以“亮剑”?

企业咬牙喊“观望”